主页 > 免费图库 > > 正文

男子骗15名大学生财色受审 翻供称遭逼供(图)

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2015-06-21 15:26 字号:A- A+

男子骗15名大学生财色受审 翻供称遭逼供

  被控诈骗的田福生在庭审时神情自若。

男子骗15名大学生财色受审 翻供称遭逼供

  昨日庭审时,田福生举手表示公诉方对其的指控不实,当庭翻供。他被控冒充名校双硕士、某奢侈品公司CEO,和多名女大学生发生关系,并骗取钱财。新京报记者 王贵彬

男子骗15名大学生财色受审 翻供称遭逼供

  田福生以假名向其中两位被骗女大学生分别出具的欠条。

男子骗15名大学生财色受审 翻供称遭逼供

  田福生以假名向其中两位被骗女大学生分别出具的欠条。

  在老父亲眼里,40岁的田福生婚姻失败、一事无成,但在那10多名大学女生的眼中,28岁的男友是北大清华的双硕士,做奢侈品生意的CEO,对自己关爱有加的“贴心男友”。

  在4年多的时间里,河北保定的无业“大叔”田福生,在网络上化身为年轻多金的“掠夺者”,以聊天软件签名中“敢为天下先”的气概,将15名20岁出头的女大学生,逐个骗到他租住在房山的农家院发生关系,其中两位女孩还是同一宿舍的同学。而此后,田福生就开始以母亲病危、生意投资等理由“借款”几十万元。

  揣着女孩们的生活费、学费、实习工资,或她们通过欺骗家人得来的钱,田福生赌博、还债、吃喝、买车,还拿出少部分归还女孩以换取“再借不难”的诚信。2014年6月17日上午,当看到四个女朋友怒不可遏地同时出现在农家院时,40岁的田福生第一次感到场面“收不住了”。

  “掠夺者”请求添加好友

  配合警方做完调查后不久,女大学生刘芸,悄悄地换了手机号码。差不多同一时间里,其他10多名为了保护自己隐私的女大学生,也跟刘芸一样,陆续更改了聊天软件名,将空间相册上了锁,换了电话号码……

  这些女孩分别就读于中央财经大学、山东财经大学、河北师范大学等,她们这么做,都是为了逃避所有关于“田北冥”的记忆,删除一切关于“marauder”的记录。

  “田北冥”的真名叫田福生,“marauder”是他的网名,中文译为“掠夺者”。

  “引领时代潮流,敢为天下先!”田福生在状态栏里这样写。

  在女孩们突然接到的好友添加请求中,田福生确实将掠夺者的角色演绎得很充分:28岁、清华北大双硕士学历、北冥奢侈品有限公司CEO、父亲在京从事建筑生意、正在办北京户口……

  这个自称“田北冥”的男子这样介绍自己,并提出做朋友的请求,短暂交流后,“田北冥”加大追求攻势,由聊天软件转战电话,甜言蜜语中夹杂着令人感动的细节,年轻的女孩们逐渐降低防备。

  2010年起,在“田北冥”位于房山区张坊镇的暂住地,来自全国多个城市的大学女生开始轮番在这里出现,短暂地停留一两天后又自行离开。

  按22岁的徐芊芊的说法,“田北冥”的住处并非装潢高档、陈设昂贵,甚至有些简陋。但“他让你觉得踏实,可以信任,是能做事的人”。

  邀约见面即发生关系

  徐芊芊也是通过聊天软件与“田北冥”坠入爱河的。

  2013年12月的一天,电脑上的聊天软件发出了“咚咚”的敲门声,徐芊芊点开,发现一个名为“marauder”的网友发来了好友添加请求。

  “开始只是说一些无聊的话,以后再聊,他就要和我做朋友,他说,你不是要找个聪明的吗?我大你5岁,双硕士、奢侈品公司CEO,不聪明吗?”徐芊芊记得,二人在聊天软件上越聊越热乎,后来开始互相通电话,徐芊芊得知,这位年轻有为的男士名叫“田北冥”。

  2014年3月,在聊天软件上,“田北冥”开始约徐芊芊到房山找他,被徐芊芊以有课为由拒绝,随后,“田北冥”开始“变脸”,自称要让徐芊芊和家人一无所有,要倾其所有来报复。

  害怕的徐芊芊只得顺从,下了公交车,“田北冥”打车将其接到张坊一农家院内,二人当晚发生了关系,两三天后,徐芊芊回到学校。

  多名女孩证言显示,田福生的手段如出一辙,均系从聊天软件添加好友开始,通过聊天拉近距离,使女孩降低防备,待关系稳定后,通过邀约的方式见面,发生关系。

  “她们都喜欢我、信任我,认为我是个能做事的人。”田福生深悉自己能俘获多名女孩欢心的优势所在,他的自我定位,跟女孩们证言中的描述竟互相吻合。

  房山检察院助理检察员刘菲介绍,检察机关调查了解到,为了拉近自己和新添加好友的女孩的距离,田福生会用一些技巧,比如在社交网站搜索一些同校学生信息,或者这所学校已经有女孩跟他在一起,他也会用认识那个女孩,作为拉近距离的说辞。

  确定关系就开始“借钱”

  回到学校的徐芊芊,时常会接到“田北冥”的电话,“田北冥”在电话中提出,自己倒古董没有启动资金想借钱。

  “我问借多少,他说有多少借多少。”充满信任的徐芊芊为了支持男友的工作,多次为其转账。

  一个月后,徐芊芊发现自己怀孕了,“田北冥”在联系医院后告诉徐芊芊,流产手术要交5000元押金,但自己钱不够,需要她一起凑。“我给他打了1800,后来才做上手术。”徐芊芊说,案发后,其仔细计算后发现,从相识到案发,半年多的时间,自己共分8次汇给男友115570元。

  “我以为他不会骗我,看起来很像做事的人。”在公安机关,徐芊芊说起这段经历,似乎难以置信,但其他女孩,也同样都是被邀约到房山见面,发生关系后又被各种名目借钱。

  助理检察员刘菲介绍,像徐芊芊这样的受害人,警方移送到检方时的数量有15个,但因证据等问题,最后认定的受害人为8人,这些受害人中,涉嫌被骗款项最低的一笔为2000元,最高14.9万元,总金额高达35万余元。

  “不借钱给他会觉得有愧”

  “当时觉得挺不靠谱的,但不知道怎么,忽悠着忽悠着你就特别相信了。”22岁的马宁回忆,因是初次恋爱,又是网上相识,起初自己对“田北冥”的防备心比较高,后来二人确定男女朋友关系后,自己为了做男友口中“称职”的女友,便开始问家里要钱、问同学借钱以表爱心。

  “你知道吗,他会给你那种你如果不借他钱,就有愧做他女友的感觉。”马宁回忆,初相识时,“田北冥”显得十分有耐心,常在QQ、电话中陪伴。“田北冥”注重细节,“比如你坐车来找他,他会给你打电话告诉你,坐什么车,在哪下车,路上注意安全。”

  为了证明自己,“田北冥”还让马宁向自己的另一个网友王雪求证。“他告诉我,王雪一直在追求他,但他没有答应。”马宁说,想到有那么多人追求男友,主动给他送钱,自己如果不凑钱借给他,就觉得对不起他。

  就这样,相处的半年里,畏惧感和愧疚感让马宁向家人张口,向同学张口,为男友凑齐4.7万元。案发后,马宁将情况告知家人后,家人已帮其将欠同学的钱还清。

  在8名受害人中,王雪的借款最多,高达14.9万元。据其回忆,2013年暑假二人在网上添加好友相识,后开学前二人约定见面后确立关系,返校前,“田北冥”以买古董为由,将王雪的9000元生活费和学费全部借走。过了几天,“田北冥”又让其向家里撒谎索要两万元,王雪将1.3万打给“田北冥”后,留下7000元交了学费。此后,“田北冥”又以自己在涞水的商品楼因打官司输了即将被拍卖,让王雪为他凑了十万元。

  两女孩意外碰面揭开骗局

  再高超的骗术,也有现端倪的时候。

  多名被害人证言显示,若想与男友见面,女孩需“主动登门”赴约。

  在“田北冥”家,对方经常以倒腾红木家具、手串为由独自外出。

  马宁、王雪等人,均曾在“田北冥”家中发现其破旧的身份证,上面显示的姓名、出生日期均与“田北冥”不符。面对女友的询问,“田北冥”自称身份证是其表哥的,自己因被警方追逃过因此没有身份证。

  马宁回忆,一次自己来京找“田北冥”,被他带到了一个赌博的地方。屋子里的一个人对马宁说,别跟“田北冥”来往,还称其为“下三滥”。

  “想过分手,可想到我们都已经这样了,就有点认命了的那种感觉,同时又有点害怕他,就一直拖着。”马宁说。

  2014年6月17日晚,马宁独自在“田北冥”家休息时,与赶来找男友的徐芊芊碰面。

  “我在家坐着,她敲门,我就把门打开了。”马宁说,互相介绍姓名后,二人发现,对方的名字都曾出现在男友的追求者名单内。两人一深聊,发现被骗了。她俩通过此前保留的QQ号联系到了王雪等人,18日凌晨,四人将“田北冥”围在家中。

  “他很淡定,一个一个把我们劝出去。”王雪记得,四人中,一个女孩气愤至极,还拿蝇拍打了“田北冥”。

  女孩们离开后,一起到派出所报警。“简直就像电视剧的场景吧,有家,有妻子,还有孩子,什么都是假的。”马宁说,如若不是亲身经历,简直不敢相信。

  翻供称没同时交往多个女友

  2015年6月17日上午,在看守所刚刚过完自己40岁生日的田福生在房山区人民法院受审。

  被押进法庭的田福生穿灰色长衣长裤,一米七左右的个头,身材微胖,皮肤黝黑。

  在长达近3小时的庭审过程中,田福生一直将双脚交叉,手放在隔板上,语气平和,语速缓慢。

  对于检方指控“涉嫌诈骗”的罪名与事实,田福生均表示不认可。田福生称,自己与8名被害人分别系情人、前女友、好友、普通朋友及陌生朋友关系,对交往过的女孩,田福生均对她们告知过自己的真实年龄、学历及财务状况等。8名女孩中,有的通过同学介绍,有的老乡介绍,有的是拨错电话号码认识的。

  “我没有同时交往多个女朋友,跟一个女孩在一起时,跟其他女孩都是朋友关系。”田福生说,因为还有欠款没还清,自己只能跟她们保持朋友关系。

  对于此前在公安机关的供述,田福生当庭翻供,称遭遇诱供、逼供,而女友们的证言也是报复。

  田福生称,女孩们之所以给自己的钱,都系借款而非诈骗,女孩们借款原因各不相同,有放高利贷、帮忙扶持和接济生活费等。借款金额也没有那么多,且多数已偿还,签署欠条时有被胁迫的情况。

  案子没有宣判。庭审后,田福生告诉记者,重获自由后,将给女友们一个说法。

  其父意外儿子“骗到大学生”

  庭审时,曾与田福生交往的女孩,以及家人,都没来旁听。

  “村子里都传开了,没有比这再丢人的了!”田福生的父亲昨晚在电话中告诉新京报记者,自己早年确实曾在北京做房屋设计和装修工作,田福生系家中独子,多年前,经家人介绍,田福生与老家的妻子结婚并育有一女,女儿目前刚参加完高考。

  对于儿子骗大学生的事,其父比较意外。他说,田福生虽然从小比较贪玩,也只有初中学历,但在自己身边的时候,还挺老实,“他怎么会骗到女大学生呢?”

  父亲说,田福生以前在老家曾跟亲戚一起卖过拖拉机,因嫌太辛苦没坚持下去,后来做红木家具生意,又赔了20多万,还偷偷把家中房本给抵押了。

  后来,儿子以自己要做红木生意为由,开始长时间住在北京房山,很少回家。离家前,儿子与儿媳开始闹离婚,二人目前还未办理离婚手续。

  其父称,儿子被抓前2天,还驾驶其购买的二手车回了老家,在家呆了两个小时,问及买车钱从哪来,田福生说是卖红木家具赚的,一件30多万。

  “孙女也曾发现他爸爸用QQ交女友的事,很气愤。”田福生父亲说,如今,最大的盼头就是小孙女能有个好前程,至于儿子,他相信法院会给出一个公正的判决。

  (文中女大学生均为化名)

相关阅读

我要评论

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青岛新闻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

香港六合彩开奖结果 免费图库 六合开奖记录 六合彩开奖结果 香港六合彩开奖结果 www.guanglongfpc.com
版权为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. 保留所有权利